潜江信息港

当前位置:

阜阳仿白宫举报人之死背后昔日部下蹊跷死亡

2019/09/14 来源:潜江信息港

导读

阜阳仿白宫举报人之死背后:昔日部下蹊跷死亡阜阳举报人案:死亡,以及更多的死亡本刊 林海 发自安徽阜阳举报人李国福之死3月13

阜阳仿白宫举报人之死背后:昔日部下蹊跷死亡

阜阳举报人案:死亡,以及更多的死亡

本刊 林海 发自安徽阜阳

举报人李国福之死

3月13日凌晨4时55分,李国福在安徽省监狱医院“自缢身亡”,这份死亡鉴定书上有3个红色印章,没有一个人签字。

8个小时后,中午2点左右,死亡的消息被告之李的家属,当天下午3点左右,李的爱人袁爱平及7个子女来到医院,家属们对“自缢身亡”的说法不认同,要求查看死亡现场和尸体。

死者家属转述现场监控录像内容说,13日凌晨4时许,李国福起床,摸索着撕了手纸,拿了钥匙,神态安静地走出二楼病房。

据《中国青年报》报道,李国福自杀的发现者是同室汪姓犯人,他半夜醒来后不见李国福,以为他上卫生间,但十多分钟后仍不见回来,于是就下楼寻找。

当时一楼通向厕所的铁门仍然锁着,他看见楼梯后的铁栅栏前模模糊糊站着一个人,就问,“老李,你在那里干啥?”对方没有回音,他走到跟前发现李国福上吊了,身体还有温热。

在李国福的病历和死亡鉴定书上,发现人被隐去,只简化为“被人发现”和“被发现”。家属发现,铁门的高度只有170厘米,而李国福的身高就有180厘米。更令家属疑惑的是,如果是用绳子上吊的,那么监狱医院里的绳子是那里来的呢?李国福双目已经失明,他是如何选择地点自杀的呢?

第二天上午,家人在阜阳市殡仪馆查看了李国福的尸体。“胸部和背部都有青紫色块。双目和嘴巴都是闭着,要是上吊死的不可能会这样。脖子两侧有明显的勒痕,喉结处的反而淡一些。”

院方提供的病历记录显示,2月13日至3月12日,主治医生张守海的全部8次查房记录均有类似“病情稳定,无特殊不适主诉”的记载。

李国福退休前曾任阜阳市泉北贸易区经贸发展局局长兼安曙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皖西北商贸城开发建设指挥部成员。

占地780亩的皖西北商贸城开发是现任阜阳市颖泉区区委书记张治安的主要政绩之一,亦有李国福之功。退休后,李国福多次上北京举报商贸城建设中及颖泉区委书记张治安的种种违法违规行为。

危险的行动

家人一次见到李国福是2007年8月26日,阜阳当天气温达34度。清晨6点多,李乘火车从北京回来,他的四女婿张俊豪开车去火车站接他。

在他的家人看来,这是一次危险的行动。种种迹象表明,检察机关已经对李国福“布下天罗地”。在26日的前几天,检察院的人就告诉李国福的儿子,让他爸回来。

从当时的细节来看,李国福已经意识到了回来的危险性。他的妻子袁爱平回忆:“他在家没搁几分钟,拿了换洗衣服,还有小孩的证件,就对我说,咱上阜阳去吧,家里吃饭不方便。”袁爱平鞋子都没来得及换就坐上车走了。

吃完早餐后,给汽车加了油,他让女婿专门买了两张号码卡。这次,他准备仍回北京,在车上他跟袁爱平说:我这回要上北京,跪在天安门广场上告状,头顶状纸。

对于这次李回来的原因,袁爱平觉得重要的事是取一个已经确认的收条,和取2万元钱让袁爱平给商贸城的一个人。

而一位知情人透露,这只是表面现象,李国福之所以敢回来,是因为他得到准确的消息,他的事情不大。他分析,“这也可能是有人故意引诱他回来。”

危险就在几小时后出现。他们的车一路往南开,正要离开阜阳市的地盘,在颖上县南照镇附近时,一辆黑色的小轿车横挡在他们的车前面,阜阳市颖泉区人民检察院反贪局局长郑涛从车里出来,“别跑。”

李国福对袁爱平说,“不好了,走不了。”他让袁爱平照顾好自己的身体,“我可走了,我没犯法。”

他一边下车一边说:“俺跑啥,都五六十岁的人了。”

李国福、袁爱平、女婿张俊豪均被阜阳市颖泉区人民检察院反贪局带走,袁爱平被关押37天后释放,张俊豪至今在押,亲人也不能会见。

[1][2][3]下一页


零售系统
小程序拼团功能
怎样推广自己的微店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