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珠三角企業轉移:東莞的外資像刮臺風一樣搬走_鞋業資訊_國內市場

2019-03-06 16:05:32
珠三角企業轉移:東莞的外資像刮臺風一樣搬走_鞋業資訊_國內市場   已是下班時分,但廠區里走出的工人并不很多,散散落落地不成群。一段時間來的暴雨,將各家廠區門口招聘員工的紅紙告示豎著撕開了一大截。

  東莞——這座有著“世界工廠”之稱的中國南部制造業中心城市,似乎也洗去了它以往一貫喧囂的鉛塵。

  高峰時期曾雇用著近萬名員工的多處廠區,此刻卻靜悄悄的、空蕩蕩的沒有人氣,只留下幾名保管人員或是保安,懶散散地閑坐在警衛室里,口吐著一圈又一圈的煙圈。 

 “企業少了,廠房空了,租金降了,經濟總量少了,增速也放緩了。”近年來,東莞市的外資企業確實像刮臺風一樣搬走,其中厚街鎮上,一年半的工夫就走了74家外資企業。東莞的地方官員坦承,一度為當地GDP超額貢獻的外資企業的不斷外遷,令政府近比較頭疼。

  低勞力成本不再

  對于“中國制造”而言,以往似乎可以無限量供應的低成本勞動力資源,看起來正在接近極限。勞動力市場的激烈競爭,給出口導向型的制造商帶來了困難。

  據香港工業總會的調查,在珠三角有經營活動的7萬多家企業中,有10%的港資企業今年將可能倒閉,37.3%的港資企業正計劃將全部或部分生產線搬離珠三角,有超過63%的企業計劃遷出廣東。

  上海美國商會關于中國制造業競爭力的一份調查報告也顯示:54%的受訪對象認為,中國在制造業方面的競爭優勢正在迅速流失,一半以上的調查者認為,印度、泰國、越南正在挑戰著中國的原有優勢,至少有近五分之一的公司已經決定將其在中國運營的業務(或者部分業務)轉移到亞洲其他成本更低的國家去,類似越南及印度等低成本國家設廠。

  而此份調查報告的負責人,博思艾倫咨詢公司副總裁何德高(Ron Haddock)也同樣聲稱,全球化的確在各處進行,中國也已經不再是原來的樣子了(低成本)。

  在回復記者的郵件中,何德高表示,決定要遷移到東南亞國家的在華美國企業,大多數屬于勞動密集型的公司,勞動力構成了他們競爭的主要成本。

  “勞動力成本很顯著地被視為首要考慮的因素。”何德高稱,“很顯然,中國作為勞動力洼地的時代已經不再。這些公司認為除了勞動力成本領先中國外,東南亞國家現行的稅收優惠、競爭環境、知識產權保護等有五個方面都要比中國更誘惑人。”
 
  這些企業的新增成本大約都達到50%左右,人力成本的上升就是直接原因。上述調查還顯示,他們的管理層的工薪支出現在每年增加了9.1%,白領支出增加了10.3%,藍領工人的勞動力漲了7.6%,原材料也上漲了7.1%。綜合而言,受訪的公司表示,勞動力價格的變化增加了公司成本支出的5%,其他材料成本又多拿去了3%。

  廣東省統計局在今年的一份報告中提出,自實施工資標準制度以來,廣東的工資標準再次上調,再加上其他因素,企業的生產經營成本估計會增加20%~30%,部分勞動密集型企業很難通過技術提升來消化成本上升壓力,預期會產生較大的虧損,考慮結束在珠三角的業務,將工廠遷往內陸或東南亞各國。

  撤往東南亞、印度?

  當中國市場成本發生變動并進而侵蝕到外企的利潤時,選擇撤離就成為外資原始的商業沖動。有數據顯示,僅2008年1月,就有60多家臺資企業從東莞撤離。

  廣東省外經貿廳的調查數據顯示,珠三角的外遷企業90%以上是港臺企業,涉及的產品銷售額為12.14億元,約1.3萬名員工。顯然,從量上來看,港臺企業是構成此番遷移的主要陣容,也引起了官方的高度注意。

  “我們知道這將會是非常困難的一年,當所有的不利因素集中爆發出來的時候,我們不得不去思索,我們到底得怎么辦了。”香港紡織業聯合會林宣武說。

  對于多數有實力的企業來說,答案就在中國之外,東南亞國家低度開發但成長迅速的經濟。據一位已經在越南西寧開辦工廠的人士稱,在中國要花1000元去請一個技術還不怎么樣的工人,在越南只用500塊錢就能搞定。

  在中國各項成本出現顯著劣勢的時候,印度或者越南乃至其他東南亞國家新增了不少公司群。很顯然,新增的項目往往都是有關從一些較高成本國家轉移過來的某一新業務、新工廠或新辦事處的記錄,這似乎又剛好可以反映出公司轉移項目在價值鏈上的穩步上升。

  一家正在印度建立人力資源基礎的軟件公司經理向記者透露,之所以越來越多的IT公司也將外包業務發到印度去,除了印度領先中國的軟件優勢以外,更因為這里的人力資源基礎相當廉價,“至少目前還是這樣,非常適合擠壓型成本管理的公司。”

  遷移并非萬能

  “不管遷移到內地還是東南亞國家,都還會有很多新的風險要面對,但是怎么也都得先考慮企業的生存。”來東莞已經20多年的恒隆制衣總經理許曉萍坦言。

  雖然從恒隆制衣目前的情況看,產能開得十足,反而還因為其他企業的倒閉贏來了更多的市場。用許曉萍自己的話說,由于少了不少競爭,今年對于有實力的企業還算是好的一年,但是其并不是沒有考慮過遷移。

  不過,資本對于剩余價值的敏銳計算顯示,即便人力成本節約也不一定劃算。許曉萍假設搬到斯里蘭卡建廠,每天支付當地工人10塊港元可以創造出10塊的產值,是1比1的概念,但是他在中國支付500塊錢就可以讓工人創造出1500塊的價值來。

  “而且熱帶地區的員工素質跟中國工人的素質從眼前來看還是有一定差距,何況中國經過20多年發展起來的產業配套也不是低成本國家能馬上做到的。”許曉萍表示,但是對于訂單主要來自海外的規模企業來說可能又得另當別論。

  恒隆制衣現在主要供應國內市場(95%),這讓他稍感安慰。這意味著,他并不需要太用力地去考慮另一個關鍵的成本壓力——人民幣不斷升值,自匯改以來,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累計升幅已經達到15%。許曉萍告訴記者,搬遷到東南亞國家的企業通常還有兩個驅動因素,一是東南亞國家較少受配額的限制,其次是幣值升值變動不如中國厲害。

  雖然日本BRICS經濟研究院拋出了“新新興市場的”VISTA五國論(越南、印尼等國),預測其將成為帶動世界經濟起飛的新火車頭,但越南、印尼等國面臨基礎建設不足、經常性收支短差等諸多問題困擾著打算搬遷的人們。

  按照有搬遷意向的商家分析,到東歐國家建廠盡管成本低但是有些遠,但馬來西亞和印尼比較排外,越南雖然勞動力成本低但配套不行,泰國近來雖然政局穩定但成本還不低。

  即便如此,運動品牌阿迪達斯還是要求自己的供應商不僅要考慮在內地建廠,也要重點考慮一下東南亞國家。當年因為成本壓力將生產線從廣州遷到清遠的萬邦鞋業(主要為阿迪達斯等大品牌貼牌生產運動鞋,產品全部出口)除了考慮在湖南和廣西設立工廠外,也在印度重新開出了一條生產線。

  不過,萬邦在印度的工廠花費幾乎是中國的三倍。據了解,當地政府要求其工廠建筑必須是嚴格按照英國的建筑用材要求進行建設,而當地又時常斷水斷電,萬邦不得不啟用昂貴的自備發動系統。

  “但阿迪達斯公司要求我們盡快移到印度去,實際上印度生產線的產能只有中國的65%。”萬邦鞋業的一位經理擔心,如果在印度投入太快,很可能自己將要賠進去了。

  眼下正被越南金融危機困擾著的鞋類和服裝制造商Wolverine World Wide(WWW)公司駐廣東辦事處的市場經理Angel表示,東南亞國家產業鏈不完善的問題其實也不算太大,這些軟環境都是人為可以再造的,不管搬遷不搬遷都是適應市場規律在做。

  “但是越南很容易發生罷工,去年WWW越南工廠罷工就對公司的影響非常壞。”Angel說,隨著東南亞國家現在外資投入的增加,產量逐漸增大,冒險也是大的,“難保歐盟什么時候也給你出個什么政策,中國大陸現在只是復制了早年臺灣的情況,其他國家難保以后也會發生這種成本壓力轉移的現象。”
產業轉移到國外,不僅花費時間還要搭進更多的資金。將近得用上10年才發展完備的后勤網絡與配套產業也將會意味著一番更為艱苦的重建。“我們在東莞地區有著100多家供應商,如果真要搬起來,很不容易啊。”三星燈飾有限公司負責人許添丁嘆氣道。但是類似萬邦鞋業即便花費高出三倍也在印度開出生產線他倒是表示可以理解,“出于擴大生產力以獲得今后更穩定可持續發展的可能”。

  政策環境

  不管怎么樣,地方政府方面都試圖以產業結構調整的角度來說明,遷移本就是市場經濟環境作用的結果。

  去年東莞終止了909家企業中,厚街就有54家外資企業。“今年半年以來有20多家(外資),我們明顯感覺到產業轉移升級的步伐加快了。”厚街鎮黨委書記黎惠勤表示,這是市場各方面綜合因素作用的結果,產業調整到了一定的拐點,外遷關閉的勢頭盡管比往年快得多,說明厚街經濟轉型的步伐更快了。

  東莞地方政府的說法是,撤離的外企主要以勞動密集型傳統制造業為主,集中分布在五金、玩具、服裝、制鞋、塑膠等行業。而在搬遷的外企中,92%左右都是合同外資在100萬~300萬元之間的中小企業。除了一小部分轉移到國內其他地區之外,相當數量的外企選擇了東南亞等亞洲國家作為自己新的棲息地。
  眼下厚街鎮上有3100多家民營企業,595家外資企業。雖然外資企業從數量上遠比不上民營的分量,但是對當地GDP的貢獻卻達到80%多。據黎惠勤稱,已經遷出的這70來家外資企業其實規模并不算大,平均每家投資都是不足100萬美元的中小企業,“每年都會有出走的企業,基本都是中小企業,它們并沒有對本地經濟作出過重要貢獻,淘汰也不會對經濟產生太大影響。”

  據東莞市政府提供的數據,今年尚只有175家臺資企業外遷,東莞外經貿局給出的數據則是50家,不過從許添丁口中得知當地臺商協會的負責人已經了解到有更多家企業外遷。

  黎惠勤透露,確實現在有20%的企業(外資)正處于觀望狀態。“可能今年不會再達到兩位數的經濟增長速度,這也是正常的宏觀調控結果。”他表示,部分外企的撤離也只是投資上一種局部或者暫時的異動,它所折射出的正是珠三角地區引資質量不斷提高的現實背景和國外資本在中國可能加速優化的樂觀預期。 

 就東莞地方而言,以加工貿易型企業為主打的東莞,已經毅然提出了經濟社會雙轉型目標,打算主動淘汰部分達不到東莞要求的企業。據黎惠勤透露,投資東莞將會面臨一個更高的門檻,對于一些污染產業政府正在醞釀一個利益倒逼機制。而東莞市政府已經決定每年拿出10億元來實施“科技東莞”工程,力保東莞企業“穩定陣腳”,“讓企業扎根東莞”。腹部减肥快的方法
减重方案
治疗口苦的偏方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