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江信息港

当前位置:

博德嘉联创始人林锋指出2019iyiou

2019/05/14 来源:潜江信息港

导读

2016年9月2日,由亿欧医疗+、FT创业空间和健康卫视联合主办的“革新·转型”医疗行业沙龙在深圳市南山区金融科技大厦A座5楼成功举办。本次

2016年9月2日,由亿欧医疗+、FT创业空间和健康卫视联合主办的“革新·转型”医疗行业沙龙在深圳市南山区金融科技大厦A座5楼成功举办。本次沙龙邀请到Belter倍泰健康董事长方炎林、七乐康CEO姜海东、博德嘉联创始人林锋、就医160 CEO罗宁政、健康乐副总裁王奎忠、新元素医疗首席科学家张黔、岗岭集团副总裁张可帅、赵洪分享投资董事总经理、亿欧公司联合创始人张佳伟等嘉宾共同出席。本次沙龙以“革新、转型”为主题,嘉宾围绕互联医疗、医生集团、医疗、慢病管理、医药电商等方向进行了深入的探讨。

博德嘉联创始人林锋指出:

①中国优质医疗资源过剩,看病难、看病贵主要是体制问题;

②中国医疗体系的痛点是在于医院平台资质和医生的资质、技术资质给绑在一起了,而且行政划分;

③成立医生集团,是为了能让医生资质和平台分离。

以下是林锋在本次沙龙上的演讲全文:

谢谢各位,我们的LOGO:BestuniMed是博德嘉联医生集团的来源。近有一句时髦的语言,先完成一个小目标,赚一个亿再说。我就说一个亿,目标太大了,先把病看好再说吧。

中国为什么出现这样的关健词:看病难,看病贵?很少有一种行业生态各方都不满,病人不满,医生不满,政府也不满,你说在中国有哪一个行业是这样的生态?我们讲互联的共同性,保险能不能赚钱?医生能不能赚钱?假如说你把这个赚钱两个字放在前面的话,我告诉你不满意的是谁?一定是病人,包括我自己!虽然我是医生。可是我也可能成为病人。

所有的大医院人满为患,一个小病排队,看病不到一分钟,中国的医疗资源如此的欠缺吗?但我可以告诉大家,中国的优质资源是浪费的,是过剩的。

大家可以到我们的医院去看看,到大学去看看,一个科室十位教授,乃至是二十位教授,全国这样的医院比比皆是。一个科室做一台手术,手术台上除了主刀之外,助手,助手,第二助手,第三助手都要教授吗?为什么所有的人都集中在这里?为什么所有的人都要集中到现在这样的三级医院?

如果没有想清楚这个问题,医疗互联也好,云医院也罢,全部都是浮云。

在中国,医生的技术支持是给固化在一个物理空间之上的,就必须注册在医院,而更奇怪的现象出现了,三级、二级、一级医院,不管医生的技术水平有多高,只要你身处在医院,那么你就不能开展相应的业务。作为医生而言,凭什么我不挤在三级医院?作为病人,我明知道政府都告诉我了,所有能开展这种业务的医生全部在三级医院,我凭什么不去三级医院?

所以,中国医疗体系的的痛点是在于医院平台资质和医生的资质、技术资质给绑在一起了,而且行政划分。所以我讲现在行政化的所谓分级诊疗是一个伪命题,你让我林锋到一级医院去,我怎么开展业务?只有高精尖的设备很好,才能将我的技术发挥出来,可是我不能在那里做,我必须把病人带回我的医院,要帮你做了我就非法。请问大家,这种分级诊疗能完成吗?

在一些值得借鉴的医疗体系里,医生是一个自由职业者,而医院仅仅是平台。美国用GC评级,也就是告诉你这个能不能当医院使用,而不是说里面开展什么业务。就像药厂,GNP认证以后,不管这家药厂大还是小,生产的药品的技术水准和这个没有关系,只要这个工厂通过了GNP认证,我就可以生产药。至于药是高级的还是低级,我购买过来的专利技术,我购买过来的研究技术人员才是决定这家小工厂还是大工厂。

所以建立医生集团的步不是能够拍脑袋的,假如说现在全国都在争论的,动不动发一个朋友圈说我是一个医生集团,大家喝个小酒,坐在窗台上说我们搞一个医生集团,这是医生集团吗?

在全世界范围内,即使是自由职业的医生也会集团化,为什么?因为要共享资源,承担成本,形成综合实力。

所以医生集团不是拍脑袋就能成立的,我们集团是用了七年的时间来成长,大家认识我们可能是从去年私人医生工作室集团开始认识的,到今年拿到执照,但是我们已经走了七年默默无闻的路,在干什么?在收集有价值、有情怀的医生,像我这样的医生,我们功成名就,本来就是既得利益者,可是我们要卸掉自己的既得利益来做一件事情。

我们走到今天是为了什么?为的是能够让医生资质和平台分离。我现在可以很欣慰的告诉大家,我们可以走通这条路了,因为只要注册在国家的医生集团,医生可以在这个平台上与任何一家医院合作,开展与技术水平匹配的任何的医疗行为。

现在都在讲投资医生集团值吗?现在中国大量的医生集团是没有投资价值的,因为他仍然还是一个所在机构里面的,实际上就是“走穴”。你要请林教授来,要给他一万块钱,这就是一个典型的红包,所以第二个前方没有的路,除了要获得医疗资质外,还要获得定价权。没有自己的定价权,不能向公众透明定价,你何来收费?

通过了定价之后,医生集团到底是医疗机构还是非医疗机构呢?这条路必须趟出去,医生集团就应该是医疗机构,只有它是医疗机构的时候,你的税务才没有问题,要不然怎么交税?怎么纳税?怎么合法经营?

中国的医疗就是一块饼,为什么?医生归医院所有,支付受医院的控制,根本控不了费,你让人家商保?说我来做医疗保险产品给你,我是保险公司老总的时候,你告诉我如何扣费?而在国外,由于医疗技术支持是属于医生的,所以商业保险的支付是对着医生支付的,而不是对着医院。这种对着医生的支付就有约束力,你超出了我就不付,你用便宜了就多得,这个时候商业医疗保险才有可能做出一个合理的产品。这个前提又回到了我刚才讲的,医生必须独立。现在在医院里,我又不会被扣费,我多开药,搞点回扣,比你那个扣我的钱还要多,扣医生的钱关我屁事?所以是一块饼。

只有当医生带着医疗资质,平台是服务于平台资质,支付带病人,三方进行良性谈判的时候,它的生态闭环才能真正出现。这样就形成医院、医生、支付三方互相制约,合作共赢,目标都是围绕中间这一块——病人。等处于核心的“病人”满意了,旁边的环,它的商业模式才成立,要不然都是一块死棋。

本文系投稿稿件,作者:林锋;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和“来源:亿欧”;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亿欧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汽车出行-科技出行-汽车出行头条新闻资讯
百度直达号如何掘金O2O万亿大市场
空间家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