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江信息港

当前位置:

滴血的水晶项链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潜江信息港

导读

雨淅淅沥沥地下着,天阴沉沉的笼罩着赤城市,夜幕早早降临。华灯初下,雨夜的晚高峰格外拥堵,汽车在街道上排成长龙,喇叭的嘶鸣声此起彼伏,行人穿戴

雨淅淅沥沥地下着,天阴沉沉的笼罩着赤城市,夜幕早早降临。华灯初下,雨夜的晚高峰格外拥堵,汽车在街道上排成长龙,喇叭的嘶鸣声此起彼伏,行人穿戴着各色雨具匆匆急行。  房间里静得出奇,墙上的钟表“滴答滴答”地响着。黑暗中,女人安静地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男人不停地抽着烟,时不时揪揪头发。打开灯,男人凝视了几分钟,看着这曾经给了自己诸多温存的女人,如今已是冰冷的尸体,叹了几口气,男人开始收拾屋子。几道闪电划过夜空,雷声咆哮着滚滚而来。男人打了个寒颤,将女人的鞋摆在门外,关好门,撑着伞消失在夜色中……    一  8月3日7:32  “你好,赤城市110。”  “我……我要报案,不得了了,死……死人了!”  “你是哪里?”  “我……我是三号院!”  “请讲具体些。”  “五道口街三号院……二号楼三……三单元,我的……我出租的房子里死人了,都臭了!”  “请不要进入现场,保持电话守听!”  命案突发,案情紧急。赤城市公安局迅速启动命案侦破机制,多警种联合出击。  南关派出所的民警到达三号院现场,边疏散人员,边控制现场,拉起警戒带。  刑侦技术人员快步走进中心现场,房间内弥漫着尸臭味,看了一眼鞋柜边的拖布,刑警大队大队长李建龙皱皱眉头,“徐东,你们技侦中队要注意细节,仔细勘查,这现场可能被打扫过。”  “明白,龙队。”  半个小时后,市公安局副局长王子明到达现场。  “建龙队长,情况怎么样?”  “王局,死者是一名女性,在三单元301室,屋内尸臭味很重,皮肤浮肿,相貌无法辨认,尸体局部轻度腐烂。报案人是房东张有福。”  “进去看看。”说话间,王子明走进301室。  这是一套一室一厅的房间,门窗都是完好的,屋内物品不多,落满了灰尘,摆放有序没有明显的翻动痕迹。客厅的沙发上放着一件粉红色的吊带裙和一双长筒丝袜。死者穿着睡裙,仰面躺在卧室的床上。颈部缠绕着一条粉红色的裙带嵌入肉中。皮肤浮肿得很厉害,床上有许多淡黄色的液体,躯干部位已经有些腐烂。  “龙队,看样子死亡时间有五天左右。”  “时间还可能更长些,前几天,一直下雨,温度不高尸体变化比较慢,死亡时间还要往前推。”  “死亡时间要依靠尸检来确认了,赵林主任怎么不在?”  “王局,赵主任休假了,已经通知他,正在归队途中。”  王子明挥挥手,李建龙会意地点点头,两个人退出中心现场。  “龙队,犯罪嫌疑人应该是和平进入屋内,熟人作案的可能性很大。看中心现场这样子,犯罪嫌疑人应该打扫过,外围现场又连续降雨,线索不好找,破案难度不小啊。咱们去外围看看,见见报案人。”  三号院在五道口街的中部,是几个老国企的宿舍区,地处城乡结合部,楼层高矮不一,在周围林立的高层包围中,显得有些破旧,已不见当年的辉煌。案发的二号楼只有三层,但小区环境还算干净,人多车多,墙上写着几处大红“拆”字格外显眼,看样子已经列入城区改造规划。  正值三伏天,没有一点风,阳光很毒。王子明、李建龙围着三号院转了两圈,热汗直流,坐在台阶上,“这小区周围的监控比较多,要抓紧收集视频资料,整个小区居住人员混杂,以租户为主,必须好好走访排查。”正说着,民警带着一个神色慌张的中年人走过来,这人显然受到了惊吓。  “张有福,这是市公安局王副局长、李建龙大队长,你别紧张,讲讲早上的情况吧!”  “王局……王局长,这事吧,哎!从何说起啊?”  “老张,别紧张。来,喝瓶水,想好了再说。”王子明给他递了一瓶水,仔细打量着眼前的报案人,50岁左右,秃顶,体态微胖。  “好好,不紧张,我……我不紧张。我住三单元的101,楼上的301、302都是我家的。当时家里人口多,分了这几套房子。”老张喝了几口水,点了根烟,“前几天,一直下雨,昨天才晴天,租住在302的小李说房子有点漏雨,我怕301也漏雨,就打算问问,要是漏呢,正好一起修修房顶。我看见301门口有双鞋,屋里应该有人,就敲门,半天也没人应。门口也不知哪来的闻着有股怪味儿。今天早上我又去叫门,还是没人答应。302的小李说,这么多天也没见对门开过,近几天也闻到有怪味,而且越来越重。”  说到这,老张有点激动,猛吸了几口烟,“小李在旁边见证,我……我就用备用钥匙打开了门,就看到卧室死了个人,太吓人了。听派出所的同志讲,死的是个女的,她不是租房的,租户是个男的。你们可要抓紧破案呐!”  “老哥,你放心,我们会尽快破案的。你先去派出所做详细笔录吧。”王子明点了根烟,抽了几口,掐灭了叼在嘴里。  “王局,这老张太紧张,现在也问不出什么有价值的线索。等他平静平静再问吧。”  “好,龙队,抓紧勘查现场,尽快将尸体运走解剖。对周边群众做好安抚工作。我先回市局向局长、政委做个汇报。还有这个老张,现场他熟悉,他还有钥匙,重点查查他。下午三点,相关人员到市局研判中心开会。”  回市局的路上,王子明回忆着案发现场的细节,这个女人既然不是租房客,那她为什么来这里?是绑架还是应约?看现场的情形,应该是应约而来,又是应什么人之约呢?犯罪嫌疑人杀完人清理了中心现场,如此镇定,真是凶残狡猾!近几天这雨下得真不是时候,破案该从哪里着手呢?  “局长、政委,案情就是这样,技侦、图侦正在展开现场勘察和视频追踪工作,案件中队正在进行走访调查。”  “王副局长,你辛苦了!鼓励和加压力的话也不多说了,现在正值暑期旅游旺季,这案子影响恶劣,你们要尽快破案!”市公安局政委吴立学的话讲很简短,但饱含着期待。  “子明局长,你可是老刑侦了,案情紧急,我不多说了。市局党委决定,成立‘8.03命案专案组’,你任组长,刑警大队长李建龙、特巡警大队长邱震任副组长,警务调用交由你全权负责。这副担子可不轻啊,你要注意休息。”市公安局局长陈忠部署了人员配备。  王子明回到办公室,喝了杯水,突然感觉肩头沉甸甸地。多年的同事,他很清楚,两位老大哥讲得很少,但是这破案的担子真是不轻。他走到窗前,思考着眺望远方,太阳炙烤着大地,蓝天白云晴空万里,一眼能看穿整个城市。城西的赤山清晰可见,赤城市因赤山盛产红土而得名,城南一条赤河常年不断流。赤城市是A省南部的旅游名城,也是个三省交界、鱼龙混杂之地。西南170公里是B省的阳城市,东南130公里是C省的丰城市,三城呈鼎力之势,往来频繁。  此时,一个人正坐在宽大的沙发里,喝着咖啡,得意洋洋的翘着二郎腿,享受着中午的阳光,默默的观察着赤城警方的一举一动。  主检法医师赵林主任中断休假,回到刑警大队。在解剖室内紧张地工作着,助手做着详细笔录。  吃过午饭,王子明早早来到研判中心,不停的播放着三号院案发现场的幻灯片。  “王局,人到齐了!”  “好的,现在开会,局长、政委上午对案件作出了重要指示,决定成立‘8.03命案专案组’,我任组长,建龙大队长、邱震大队长任副组长,两位局领导要求我们尽快破案。会议开始吧!”  “王局,大队长,各位,下面我汇报一下案情。”刑侦技术中队徐东队长结合着幻灯片,“大家请看,案发地在南城区五道口街三号院,地处城乡结合部,中心现场在二号楼三单元301室。经现场勘察,死者是女性,30岁左右,颈部缠绕一根粉色裙带系机械性窒息死亡,门窗完好,屋内没有翻动痕迹,现场没有提取到有关被害人的手机、身份证等能证明死者身份的物品,没有提取到足迹、指纹等第二人的痕迹及生物检材。门窗都是完好的,没有技术开锁痕迹,犯罪嫌疑人应该是和平进入中心现场,实施作案,清理现场后逃离。”  “围绕中心现场的走访调查已经展开,都表示没有见过死者。排除房东张有福作案的可能,张在自家101室开有棋牌室,许多牌友都作证,张某24小时不离开家,他没有作案时间。正在扩大案发区域调查范围,已经向省厅汇报并附向周围省市发出‘失踪人口协查函’。死者生前的联系人有重大作案嫌疑,此人已经找到。通过调取电信数据,通话的号码是1331520325,机主姓名是‘宋忠勇’,按此人身份信息与D省宁城市警方经保密电话核查,宋某已经于2015年7月死亡。显然是身份信息被犯罪嫌疑人冒用。”案件中队高琪队长汇报完,把一份资料递给王子明。  “图侦中队周勇队长,你们那边视频追踪得怎么样?”  “王局,我们已将周围1公里范围内,10天以内监控资料拷贝回来,工作面太大,暂时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经过尸检,死者是女性,30岁左右,身高164厘米,短发,发长16厘米,颈部皮下毛细血管环状破裂,系机械性窒息死亡,没有其他外伤,没有受过性侵害。根据死者胃内腐败溶物分析,应该是晚饭后1小时左右死亡;按尸体变化程度判断,死亡时间应该在5天到7天。今天是8月3日,死亡时间在7月28日至7月30日左右,但这段时间降雨多,温度偏低,向前推2天,也就是7月26日至7月30日左右。”主检法医师赵林主任略显疲惫,把尸检报告放在王子明面前,“还有个重大发现,死者左手拇指、中指指甲缝中有微量表皮组织,可能是犯罪嫌疑人的遗留物,由于技术原因遗留物样本已经送省厅进行DNA检验。”  “同志们辛苦了!”王子明站起身,走到屏幕前,“综合案情,现场没有发现任何证明死者身份的物品,案发时间有七八天之久,凶手刻意打扫了现场,还把死者的鞋放在门外,造成屋内有人的假象,我们遇到对手了。破案的关键是尽快找到尸源,突出视频追踪和走访调查,查找死者和犯罪嫌疑人的活动轨迹。我们必须明白,侦破‘8.03命案’,是对我们赤城市警方的一次考验。这些年‘平安赤城’建设深入人心、效果显著,我们好多年没有发生这样的恶性案件了,所有人必须拿出破大案的精神。”王子明坐下来,喝了几口水,很严肃的地说,“杀了人,犯了案,不是打扫一下现场就能逃脱法律制裁的。按局长、政委的指示,尽快破案。散会。”  会后,各部门分头展开工作。王子明、李建龙、邱震三个人没有走,各自默默地看着手头的笔录,气氛有点沉闷。  “两位大队长,来来,抽根烟。”  “王局,这不还是上周我给你的那包吗?”  “邱大队长,那就借花献佛吧。我这嗓子不好,你嫂子不让抽。”  “王局、老邱,咱这还是市局破案老套路啊。一个坐镇指挥的、一个追踪查案的、一个冲锋抓人的,咱赤城警方的三驾马车啊!”李建龙略带调侃的说道,说完三个人相视一笑,多年的默契,大家都知道,现在这个时间节点,“8.03命案专案组”这担子真是不轻啊。  “你们说说,这案子怎么往下走。”王子明抽了几口烟,掐灭了放在一边,话锋一转回到正题。  “王局,‘8.03命案’,有两点突出,一是熟人作案,杀人于无形,二是凶手杀了人,精心打扫现场,还有这时间、地点的选择,像是早有预谋,目前还真没头绪。”李建龙捻灭烟头,“我一会儿再去现场看看。”  “尸源,当务之急就是查找尸源。知道死者是谁了,就能知道她为什么到三号院来?是怎么来到三号院的?”  “到三号院见了什么人?”王子明补充道。  “对,王局、老邱,我再去趟案发现场。”李建龙开车去了三号院。邱震坐了一会也回队里,去安排下一步的抓捕工作。  回到办公室,王子明思考着三号院案发现场的种种细节,线索的确很少。看看桌上的材料,他开始仔细地翻阅现场勘察笔录、尸检报告和报案人笔录。  下午5点,赵林主任来到办公室。  “王局请看,”赵林将死者指缝表皮组织的DNA报告递给王子明,“是一名男性,但是没有比对上犯罪嫌疑人。”  “有点可惜,但这已经很重要了,起码可以判定犯罪嫌疑人。”王子明仔细看了一会报告,关切的说,“赵林主任,中断你休假也是没办法,案情紧急吗!”  “王局,我理解,您放心,没问题。我先回去整理报告了。”看着赵林转身离开,王子明心里有说不出的愧疚。  晚上7点左右,南关派出所的副所长白方,带着报案人张有福来到王子明的办公室。  “你好,老张,吃晚饭没?”王子明起身给老张倒了杯水。  “谢谢,谢谢,王局长,我吃过晚饭了。上午把我吓坏了,太紧张,现在回过神来了,知道什么我都说。”  “老张,两个大队长也在这里,主要还是尽量多了解一些案件的相关细节。上午你说租房子的是个男的?”  “王局,情况是这样的,上午做笔录时,老张把租房客的身份证复印件交了,经核查,是个注销户口,您看,我带过来了。”说着话,白方递过来一张身份证复印件。” 共 18694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预防前列腺痛有什么好方式
昆明治癫痫病的医院
服抗癫痫药物期间能要小孩吗
标签

上一页:高贵的白

下一页:望故乡2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