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江信息港

当前位置:

馬蒂斯的工作室

2019/05/03 来源:潜江信息港

导读

即使是放在整個20世紀光芒四射的藝術家中,亨利·馬蒂斯也具有極高的辨識度,這讓我們一度認為他和畢加索、梵高一樣,是我們熟悉的藝術家。可

即使是放在整個20世紀光芒四射的藝術家中,亨利·馬蒂斯也具有極高的辨識度,這讓我們一度認為他和畢加索、梵高一樣,是我們熟悉的藝術家。

可是回头想一想,我们看到的马蒂斯,都是他想让我们看到的样子:他把纯色的颜料涂在画布上,把人的脸画成绿色,把东方元素融合到自己的画作中……是他给作品加的一层“马蒂斯滤镜”定义着我们眼中的他。但这些物品实际是什么样子?马蒂斯那些有强烈冲击力的作品原型是什么?我们可以到他的工作室中看一看。

1949年,马蒂斯在其工作室中,摄影:Robert Capa(图片来源于络)

马蒂斯位于法国尼斯的公寓里,精致的工作室中放着来自北非的编织挂毯、挂在绳子上的各种编织物、一个大的木质折叠架子。他把背后的墙做成一个壁龛,上面摆着一个来自阿尔及利亚的小圆桌、一个北非木制八角椅、一个叫做“火钵”的土耳其木炭加热器,乃至还挂着一件中国书法匾额收藏:

1951年3月,马蒂斯在工作室中一件中国书法作品下创作剪纸作品。摄影:Philippe Halsman (图片来源于络)

固然,还有戴着珍珠手镯,穿着灯笼裤、土耳其长衫(或是甚么都不穿的)Henriette Darricarrère,她在1920到1927年中与马蒂斯十分亲近。

19世纪末20世纪初,欧洲的艺术家们都喜欢在欧洲之外寻觅灵感,不管是让妻子穿上东方衣饰的莫奈,还是临摹日本浮世绘的梵高,固然还有被非洲吸引的马蒂斯。在1906年秋天的一天,马蒂斯本来要去拜访收藏家、作家格特鲁德·斯坦因(Gertrude Stein),却被路上一个小古董店的橱窗吸引而停下脚步。橱窗里摆着一个木制的非洲雕塑,用马蒂斯自己的话说,是“一个伸着舌头的小家伙”(1941年的回忆),或是“一个小黑人头”(1951),他一遍一遍讲着他得到这个雕塑的故事。

让你保持心理平衡的十个妙招
探访美女如云的拉脱维亚组图
年假将至提防假前综合症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