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江信息港

当前位置:

杨柳老爹不在保险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潜江信息港

导读

他的大名叫来福,从小儿,村里人都管他叫小来的;因为当了20多年的村支书,村里人唤他小来的已经显得不够尊重,所以人们都习惯了叫他老来的,来与赖

他的大名叫来福,从小儿,村里人都管他叫小来的;因为当了20多年的村支书,村里人唤他小来的已经显得不够尊重,所以人们都习惯了叫他老来的,来与赖同音,实际上,村里人唤他名字的时候,叫的是老赖的,村里人的心里个个明镜似的。  老赖的手端保温杯,挺着将军肚,在街里渡着四方步,南头走到北头,东头走到西头。这个时候,大多是那个家里红白事请客,老子过寿,儿女过百天,乔迁新居或者其它什么的与喝酒有关的大事小情,他喝高了。在这个千余人口的村子里,他大权在握,八面威风,一派帝王模样。  在村里,他父辈弟兄五个,他又弟兄五个,父辈的亲戚,他辈的亲戚,子侄辈的亲戚,沾亲带故的人家占据半壁江山。所以多次选举,他屁股下面的宝座泰山一样稳固,多年的从政经验告诉他:村里的人拉拢三分之一;稳固三分之一;打击三分之一,可不能软硬通吃。  村里一个名叫八成的人,父亲病故。出殡那天,老赖的不知在哪家喝了酒,坐在八成老爹的灵棚门前,那张磨盘柿子一样的脸,紫的如猪肝,怀里搂着水杯,说道:“八成的父亲故去了,我不能和死人过不去;人是要埋在咱们村里的土地里,总得和村里说一声吧?”他的嘴里唾沫四溅,酒气熏天。  正趴在地上哭爹的八成心里早有准备。他爹的尸体没有火化,他是到乡里缴了罚款的,他乡里有熟人只缴了1000元。如果直接让老赖的办理,那就得缴3000元。老赖的常说:死人尸体不火化,乡里罚3000,村里只留下800元,剩下的全部缴到了上头。  八成在老赖的眼里是个刺头。以前收农税的时候,他曾经带头抗过皇粮,曾经上访到市里,后来村里去了一些税项。所以八成在村里是老赖的不拉拢的硬茬子,对立面。每遇到一件事儿,他们总是顶着牛,拧着干。假如老赖的采取策略去拉拢八成,势必会给一些蠢蠢欲动的异己分子透露一个信号:老赖的怕了八成,会出现不利于稳固权利的局面。如果对八成家里的事情采取放任自流的办法,显得他也太没有了权威。  老赖的心里有数,他是猫,村里人都是待吃的老鼠,都服服帖帖地等着他去美餐,只有八成是一只跳动的钻天鼠,敢和霸道的猫耍两下。他们斗了多少年,虽然八成内心里一百个不服老赖的;但老赖的却把八成当做了一个,提醒自己不要大意的妄为鼠,逗一下,显摆显摆自己的威风。  八成听到老赖的在灵棚前吆喝,他低着头,穿着一身宽松的孝服,大孝帽子扣着半个脸面,只露出胡子拉碴的下巴。他走到老赖的跟前,单膝跪下磕了一个头,泣不成声:“俺爹死了,生气,只顾了生气,忘了与你说一声,这是,这是1000元,余下的,以后再补吧,宽限俺几天!”  老赖的慌忙站起来,扶起八成:“啊,呵,呵哦,以后,以后”!说着接过了八成递给他的钱,然后,又从钱里抽出200元,塞到八成的孝服里,说:“这是我个人给老弟随的一份份子,算我对上路的老伯一点孝心吧。”  八成心里明白,你坑了乡亲们多少血汗钱,今天孝服压着身子,见人就得磕头,没有办法理论。  八成趴在老爹的棺材前,哭爹哭的像狼嚎一样,多少人拉不起来,观热闹的妇人们陪着他流泪,都说:“八成,真是个孝顺的孩子哦!”  冬天,下了一场大雪,天寒地冻,北风呼啸。  老赖的地里扣的一亩地韭菜大棚,被人掀翻,塑料布扯成几块,草帘子扔了一地,绿油油的韭菜一夜之间冻黑了,可怜的韭菜蔫蔫地爬在地上,就像刚生的婴儿被仍在了雪地里。  干支书多年,得罪的人多了去,以前,毁坏老赖的地里庄稼的事情常有发生,但都是小打小闹,就是让他丢丢人,受不了多大经济损失。  这次就不一样了。对于蔬菜之乡的菜农来说,春节的这茬韭菜,一亩地大棚,少说也得卖上一万元。老赖的气得在家里摔盆子摔锅,他的漂亮的小娘们,双手掐着腰,仰着头,脖子伸长得像鹅颈似的,鼓着两腮像青蛙翱叫,在地头骂了一晌,呼啸的北风里,骂人累得她满头大汗。  派出所来勘探了现场,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派出所让老赖的画圈提供有价值的线索,老赖的低着头霜打一般,想不起来。  虽说前一段,八成爹出殡的那天……但八成料理完爹的丧事,就到南方打工了,他总不能几千里地回来,毁了他的大棚,再连夜出去吧?这不合情理,干这样大的毁苗事件一两个妇道人家,夜晚是不敢的。  很明显,这将成为一个无头案。办案人员临走的时候无奈地说:“老赖啊,你要是参加了保险,就好了。”  一句话提醒了老赖的,他:“哎,”了一声,跺脚道:“看俺急得昏了头,大棚的确在保险”!说着自己举手向自己的头上拍了一巴掌。  “真的吗?看来你倒有先见之明!”  “俺是那次被卖保险的朋友灌了酒,稀里糊涂掏了200多元,”老赖的看了看在一旁,惊诧的老婆,反而得意地说:“当时,回来怕老婆嘟囔,就没有吭声,记得还有发票,就在装材料的抽屉里。”  经过保险公司调查取证,派出所,乡里的人从中斡旋。保险公司也想在菜乡拓展业务,,保险公司破例包赔了老赖的12000元。经过保险公司宣传,后来参加财产保险的人果然多了。  到了春节,韭菜的行情不好,扣韭菜大棚的人并没有卖到多少钱。老赖的反而高兴起来,他喝醉了酒,在村里的喇叭里喊了起来:“不是有能耐吗,毁了俺的大棚,俺不用费力了,俺比你们卖的钱还多一倍呢!哈哈,让俺丢人,脸面能当钱吗?……”  老赖的老婆一把抢了他的话筒,下面还要喊叫什么,村里的人,都就不知道了。  后来,一个马屁精悄悄地告诉老赖的说:“听村里娘们儿人伙里说,听了你喇叭里的喊话,有人扬言要用火烧你家的房子哩。”  老赖的拍拍马屁精的肩膀哈哈大笑:“我家里的财产都参加了保险,烧了旧房,我盖新房。”  老赖的并没有汲取教训,对村民的压榨更变本加厉,凡是能伸手捞钱的事情,他一件也不放过,就是捞不到钱,也要诈你一顿酒。常耍酒疯,捣乱。  村里九剩的儿子娶媳妇,儿子不到法定结婚年龄。九剩没有通过村里老赖的那一关,直接找了人,到派出所户籍室改了年龄。  结婚典礼那天,满院子摆了席面,老赖的一个来到,当然,上席是给他丢的。  老赖的随了一百元红礼,酒席开了。  喝到八分醉意,老赖的歪歪斜斜地站了起来,一手举起酒杯,结结巴巴地说道:“老少爷们儿,喜酒,喜酒要,要多喝啊!九剩家里有钱,外头有门路,喝喝,喝喝,都喝,一醉方休。”  见到这样的场面,胆小怕事儿的人,一个个悄悄地离了场,退了席。只剩下与老赖的交好的人,还有一些酒徒,这一帮人,一直喝到天黑,杯盘狼藉,桌倒椅子歪……好好的一顿喜宴,搅和得尴尬至极,一对高高兴兴的新郎新娘,气得以泪洗面。满院子就像猪圈一样,酒气冲天。  大吉大利的喜事,九剩一家人感到百倍的晦气,也不敢大声言语,打起架了,更无法收场。掐字先生如何查的,难道今天不是黄道吉日吗? 又一年,夏季六月天,天气酷热。老赖的老爹突然猝死。  村里大多数没有能耐的人心里暗暗喜悦。他们固执地以为:猝死在六月里人,是心没有安正,心没有安好,遭到了报应。  有权有势力的人,埋爹埋娘不但不花钱,反而赚钱。老赖的趁埋爹的机会,在乡亲们里又刮了一次地皮,除了八成,没有一个人落下。  老赖的老爹下葬后的第二天,他们一家百多口男女老少,到坟地去圆坟。坟地现场的惨样,让他们彻底惊呆了,一个个呆如木鸡:新埋到坟头里的棺材被刨了出来,棺材盖仍在了一边,老爹的遗体支离破碎。  棺材盖子上用土坷垃歪歪扭扭的画了几个大字:你老爹在保险吗?  后来,老赖的自己主动辞了支书的差事,嘱咐弟兄们谁也不许报案。 共 292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男性精囊炎该如何进行治疗
昆明哪家治癫痫病
患上癫痫病要如何做好护理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