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电梯轰然坠哋工亾两死两伤追踪拆电梯未做安

2018-01-11 17:35:01

《电梯轰然坠地 工人两死两伤》追踪 拆电梯未做安全措施

拆电梯未做安全措施 四人全是散工

■电梯事故中,受伤较轻的沈维友已清醒过来。他说,当时没有人碰过电梯的刹车装置,但刹车却无故松开,感觉是钢丝绳断了。

由包工头叫来干活,电梯公司称只管装不管拆,酒店称请了设备公司的合作单位

■统筹:新快报 陈海生 ■采写:新快报 彭程 陈海生 李辰曦 冯艳丹 ■摄影:新快报 彭程

■《电梯轰然坠地 工人两死两伤》追踪

新快报讯 前日,如家酒店天河公园店的电梯在拆除时急坠落地,造成工人2死2伤(见昨日新快报A10版)。昨日从医院获悉,其中一名伤者已经清醒,另一重伤者仍未脱离生命危险。据伤者沈维友称,他们几名工人都是河南老乡,最近两三年都在一起做些电梯拆除和回收等散工,工作时并未与任何人签订过合同,施工时也未做任何安全措施。

而永大电梯设备有限公司昨日表示,出事电梯是如家酒店自行委托拆除,事故与其并无关系。

伤情

一伤者已脱离生命危险

从南方医科大学第三附属医院了解到,前日下午在两名伤者送到医院后,院方已启动应急救治预案。据重症医学科主治医师李医生介绍,伤者汤洪波在刚送到医院时伤势较重,血压接近休克。急救手术历时5个多小时,汤洪波病情得到了有效控制,生命体征逐步恢复正常,但暂时仍未脱离生命危险。

而另一名伤者沈维友目前已经清醒过来,据医院创伤骨科的曾副主任介绍,由于伤者从高空坠下,造成左股骨干、双侧髌骨等多处骨折,同时全身多处软组织挫裂伤,并高度怀疑胸腹部脏器损伤。其目前病情基本稳定,康复情况也比较乐观。

由于两名伤者家里的经济条件都不是很好,因此医院已为他们开通了绿色通道,所有的医疗费用都暂时由医院垫付。

细节

工人未与包工头签合同

昨天上午10时许,沈维友躺在病床上,新快报看到,沈维友的腿部红肿明显,用设备进行固定,转身非常不方便。精神不好,他连说话都提不上力气。

沈维友告诉,自己和三名工友一样,都是从河南去到东莞打工的。目前仍在重症监护室救治的另一名伤者汤洪波正是他的妹夫。“其中一名死者叫沈中安,49岁,我们一起工作十多年。另一个人我不认识,只知道他叫全兴。”沈维友说,最近两三年,他们几个老乡一直在做电梯拆卸和回收等散工,工作来源主要是包工头老乡时某“关照”,工作过程中,双方也没有签订合同。

“平时我们会为了时某而拒绝别人给的活。”沈维友的妻子表示,早上时某也曾前来探望过,“不怕他跑,他如果跑了就对不起自己的良心”。据家属介绍,另一名包工头已被警方叫走配合调查。

回忆

作业时无任何安全措施

46岁的沈维友家里有三个孩子,年纪较大的儿子和女儿在老家打工,最小的儿子今年8岁。十多年前,他和妻子去到东莞市东城区打工。“我们拆一部电梯,每个人大概能分到一两百块钱,活多的话每个月会有十几单。”沈维友说,他们是跟那些装电梯的师傅学到怎么拆除电梯的,对于资质要求,他并不清楚。

前天上午,他们接到包工头通知,来到如家酒店天河公园店进行电梯拆除工作。“我们进电梯的时候,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沈维友说,当时电梯停在4楼,像往常一样,他在电梯轿厢里作业,其余三名工友在轿厢上方拆卸电梯顶部铁板等部件。当问他是否有做一些安全措施时,沈维友沉默了一下,摇了摇头。

“我拆装电梯多年,都是按照同样的方法进行,偏偏这次就出事了。”沈维友回忆说,当时大家都没有去碰电梯的刹车装置,可是刹车却无故松开,“感觉是钢丝绳断了,当时我连害怕都已经来不及了”。

■回应

永大电梯:未参与电梯拆除工程

永大电梯设备有限公司昨日表示,他们是如家酒店天河公园分店新梯的供应商,双方于2012年12月14日共同签订了《电梯供货及安装合同》。根据如家酒店的工程进度,新电梯于2014年1月出货至现场,等待如家酒店旧梯拆除完毕通知进场开工安装。除此之外,双方再无签过任何其他的书面协议。

“如家酒店也从未口头通知过我们要实施拆梯工程,四名施工人员也并非我们公司员工。”永大公司回应称,根据他们事后了解,如家酒店天河公园分店已自行委托拆除。

如家酒店:请设备合作单位拆卸

昨日,如家酒店相关负责人表示,公司对此事件非常重视,目前相关部门的负责人已从上海总部赶往现场协调处理

电梯轰然坠哋工亾两死两伤追踪拆电梯未做安

。他承认酒店方确实是向永大电梯设备公司釆购了电梯设备,但由于本身并没有专业的电梯设备施工能力,所以请了设备公司在广州的合作施工单位帮助原电梯设备的拆卸工作。他还强调,如家是一个负的公司,一定会全力配合政府相关调查,尽其所能提供相应的帮助。

未收到施工方书面告知 疑因违规操作导致意外

质监部门:

据悉,目前对于电梯日常维护保养情况,根据2012年出台的《广州市电梯安全管理办法》第十四条规定,电梯安装(移装)、改造、维修前,施工单位应将相关资料书面告知市质监部门。同时,电梯安装、改造、维修、日常维护保养业务不得以任何形式向不具备安装、改造、维修资质的单位进行转包或分包。

依照该条例,涉事旧电梯移装前应提前告知质监部门,将相关情况进行报备。但昨日,广州市质监局相关负责人向表示,在电梯移装前,质监部门并未收到该涉事电梯施工单位任何书面告知。该负责人透露,电梯“拆”与“装”属于两个不同的概念。对于电梯拆除人员需要何种资质、电梯拆除有无操作规范,目前法律法规都没有明确要求。“电梯安装需要取得资质,相应作业人员应持证上岗。但安装不包含拆除。涉事电梯的维保还未到期,有合格证,维保情况也正常,可能是施工人员违规操作造成。”该负责人说。

电梯险或不会理赔

■赔偿

目前,广州市约有6万台电梯购买各类电梯保险,覆盖率达75%。每台电梯每年只需支付100元的保险费用,一旦出现一次性事故,保险公司会第一时间进行赔付和救助,如出现安全事故死伤,每部电梯的赔付金额为100万元左右。

而昨日,市质监部门表示,即便涉事电梯购买险,也可能不在理赔范围,“赔偿只针对乘梯人,除非在物业和维修单位签订合同时特别说明,否则不在理赔范围内。施工人员的事故赔偿属于工伤保险。”

不过,四名工人并未签订劳动合同。

包工头、酒店方均有

■律师

广东大同律师事务所主任朱永平律师在接受新快报采访时表示,在本次事件中,虽然四名施工工人和包工头并未签订书面合同,但双方存在事实上的雇佣关系,因此包工头应对四名工人负起,承担死伤者的丧葬、医疗等费用赔偿。此外,如家酒店作为本次拆卸工程的委托方,对施工人员相关资质审查不严,存在过错。因此,如果包工头无力偿还赔偿费用,酒店方须承担垫付赔偿费用的。

陕西专治癫痫的医院
吃赖氨酸能增高吗
癫痫常用药物
北京哪里治疗癫痫
珠海治疗白癜风的医院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