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江信息港

当前位置:

邵武有个想当霍金的脑瘫少年

2019/05/15 来源:潜江信息港

导读

邵武有个想当霍金的脑瘫少年周健松在课堂上开心地听课邵武市一位19岁的脑瘫少年周健松,走路需要搀扶,说话含糊不清,双手痉挛,握不住一支

邵武有个想当霍金的脑瘫少年

周健松在课堂上开心地听课

邵武市一位19岁的脑瘫少年周健松,走路需要搀扶,说话含糊不清,双手痉挛,握不住一支笔,但他却成了省重点中学———邵武四中高一(13)班的高中生,成绩在年段名列前茅,他自信、豁达、阳光……日前,他被师生们誉为“校园洪战辉”,成为同学们学习的榜样。他身残志不残的模范事迹和“我要做霍金”的人生理想震撼了学校的每一位师生。

父母把新准生证扔了

1987年夏,31岁的邵武市故县林场职工周顺泽夫妇,对即将出生的孩子充满了期盼。可生产时,因为难产导致孩子窒息,脑部缺氧,几经周折,终于抢救过来,这个孩子就是周健松。周顺泽夫妇却怎么也没想到梦寐以求的孩子是个脑瘫儿,孩子五六岁时,还不能坐,不会说话,夫妻俩这才发现不对劲了。

由于脑瘫,周健松自小就浑身软弱无力,仿佛没长骨头似的,童年几乎都是趴在母亲怀里度过。为了给孩子治病,父母抱着小健松几乎跑遍了全国,从福州、厦门到北京到浙江、湖北,只要听说那儿医院治疗脑瘫有效,就带着孩子到那儿。

一次次的希望,一次次的破灭,健松的父母心寒了,在医生、亲朋好友的劝说下,他们也曾萌发了再生一子的念头,连准生证都办好了,可是想到如果再有一个孩子,花在健松身上的时间、精力必然会减少,那对健松来说,太不公平了。两人一合计,把准生证扔了。

后来,夫妻俩几乎把所有的精力都花在了健松身上。小健松很乖,但为了锻炼他行走,夫妻俩狠下心,一次次牵着小健松练走路,看着连坐立都不稳的孩子一次次摔倒,一次次继续,夫妻俩痛在心里。直到现在,周健松走路还只能脚尖着地,走路踉踉跄跄;为了练小健松说话,夫妻俩一遍遍地教他对口型,一遍遍地教发音,一遍遍地纠正含糊的发音,直到能勉强听得清了才罢休。

走上特殊的求学之路

小健松一直生活在家里这个狭小的圈子里,只有父母、外公、外婆围着他转。直到9岁时,母亲朱金芳才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把健松送到了他父亲周顺泽单位旁边的一所农村幼儿园。朱金芳每次往返十多公里骑车接送,可是没多久,幼儿园便“赶”出了小健松,一是健松年龄太大了,二是健松的“怪”样吓坏了小朋友们。

让孩子在家里快乐地成长,将来,长大了,给孩子开一家食杂店,让他自食其力,是周顺泽夫妻的初衷。而让他们改变初衷,送小健松去读书,源于一次偶然的发现。那是1998年,去厦门看病回来后,因为厦门一位护士寄了礼物,家里想打个问候一声,无奈号码不知道记在那了,没想到,一旁的小健松歪着个脖子,竟一个数字一个数字念了出来。一挂,通了。在厦门时,小健松也只是在一旁听过一次这个号码而已。

小健松记忆力这么好,让周泽顺夫妻着实激动了一阵,对小健松有了一点期待。抱着能学多少算多少的念头,小健松10岁那年,周顺泽找到了位于自己单位旁边的下沙中心小学,学校一听小健松的情况破例收下了。

小健松上课只能靠一双耳朵。回到家里,做作业,周顺泽在一旁代笔。

小学六年里,小健松成绩始终名列班级前茅。这对生活不能自理,穿衣吃饭上厕所都需要人帮助的小健松来说,的确不易。

父亲陪着他读初中

2002年9月的一天。周健松的到来在邵武四中初一年段引发了一场不小的震动:这个模样,还能读书?

年段段长尹元英至今还记得次见到健松时的感受。那天来参加入学考试的健松在父亲搀扶下,摇晃着身子进了办公室,“老———师———好!”一句断断续续的问候把尹段长吓了一大跳。她让健松考试,没想到,周顺泽说要他代笔,教了几十年书的尹段长还从未听过这样新鲜的事,一急脱口说道:那怎么行?!一旁的健松听到了,以为学校不要他了,急得满脸通红,脑袋不停地晃来晃去,尹段长说,教过这么多年书,还没见过像健松那样渴望读书的目光,这目光刺痛了她的心。

健松能够到四中这所省重点中学读书,缘于校长何振跃的帮助,健松在下沙读小学,按划片进中学的原则,读的是五中,何校长听说健松的情况后,免了健松三千元的借读费,收下了他。

健松被编在初一(5)班。一个60名学生的班上,健松的个头在班级里算高个。为了让他听得清楚,班主任傅正山特意把他编排在第二排靠窗户的位置。为了方便健松学习,傅老师还安排几位同学帮他做笔记,每天由4位同学负责照顾他,倡议一出,全班同学几乎人人报名。这让健松和他的父母很感动。

相对于健全的同学来说,健松读书特别辛苦。比如学英语,发音来得更困难和拗口,读一个单词或句子,常让健松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他的英语老师是段长尹老师,她特别关照健松。看到他上课爱举手回答问题,她总会满足他的求知欲,尽管他回答一个问题需要花费比正常人更多的时间。也许勤能补拙,健松科科成绩都在班级名列前茅!

我想高考,我要做霍金

虽然没法参加中考,但邵武四中仍然继续接纳了健松读高中。高一年段教室是在六楼和七楼,为了免去健松爬楼不便之苦,学校特意把高一(13)班安排在一楼。

“周健松学习很刻苦,非常勤奋,上进心特强。在四中,他从来没有缺交过一次作业,也从来没有迟到过一次,更别说旷课了。”周健松的班主任何治家介绍说。

在这次学校开展的荣辱观教育中,健松被评为“校园洪战辉”。

问及崇拜的人是谁,健松会很兴奋地告诉你“霍———金”,说起那个除了思想,只能支配三根手指、必须依靠机器才能与人交流的科学巨人,健松一脸的兴奋,一脸的崇拜。将来能高考吗?这是周健松关心的,他的理想是像表哥一样能读大学,将来出国留学,并能像霍金一样做出杰出贡献。可是,他可以吗?周健松由于手脚不灵活,所以每次考试都要老师另辟考场,或者带回家做。

他的学习成绩非常优异,此次期末考,是妈妈帮他领回了考卷在家里作答,他的成绩在整个年段700多人中排到20名。他父母非常希望能找到比较有效的治疗方法,可是目前仍然没找到,“我们倒不奢望孩子怎么有出息,只是希望能治好孩子的病,或让孩子的病有好转,有个自理能力,我们不可能跟孩子一辈子啊。”朱金芳无奈地说。(通讯员 黄丽芳 肖和安 本报 阮友直 实习生 杨永敏 文/图 )

舞蹈把杆价格
波纹补偿器
随车吊厂家
标签